返回列表 發帖

論語別裁【鄉黨第十】

鄉黨第十

南懷瑾--論語別裁



孔子於鄉黨,恂恂如也,似不能言者。 其在宗廟朝廷,便便言,唯謹爾。我們還有一篇沒有講的第十篇《鄉黨》。 這一篇不補講了。 《鄉黨》這一篇,以現在觀念來說,都是描述孔子的生活形態,以現代新聞報導的方式來看,也可以說是孔子生活的“花絮”,中間提到了孔子辦外交的時候什麼態度,對人的時候什麼態度,上班的時候什麼態度,開會的時候什麼態度。 這篇書過去的讀書人看得很嚴重,現在看來是生活的藝術。 孔子的學生們要為孔子立一個塑像,或演一出孔子的戲,就要拿這一篇好好研究了。


朝,與下大夫言,侃侃如也。 與上大夫言,訚訚如也。 君在,踧踖如也,與與如也。

君召使擯,色勃如也,足躩如也。 揖所與立,左右手,衣前後,襜如也。 趨進,翼如也。 賓退,必復命,曰:賓不顧矣。

入公門,鞠躬如也,如不容。 立不中門,行不履閾。 過位,色勃如也,足躩如也,其言似不足者。 攝齊升堂,鞠躬如也,屏氣似不息者。 出,降一等,逞顏色,怡怡如也。 沒階,趨進,翼如也。 復其位,踧踖如也。

執圭,鞠躬如也,如不勝,上如楫,下如授,勃如戰色。 足蹜蹜如有循。 享禮,有容色。 私覿,愉愉如也。

君子不以紺緅飾,紅紫不以為褻服。 當暑,袗絺绤,必表而出之。 緇衣羔裘,素衣麂裘,黃衣狐裘,褻裘長,短右袂。 必有寢衣,長一身有半。 狐貉之厚以居。 去喪,無所不佩。 非惟裳,必殺之。 羔裘亥冠,不以吊。 吉月,必朝服而朝。

齊必有明衣,布。 齊必變食,居必遷坐。

食不厭精,膾不厭細。 食饐而餲,魚餒而肉敗,不食。 色惡不食,臭惡不食。 失飪不食,不時不食。 割不正不食。 不得其醬不食。 肉雖多,不使勝食氣。 惟酒無量,不及亂。 沽酒市脯不食。 不撤姜食,不多食。 祭於公,不宿肉。 祭肉不出三日,出三日,不食之矣。 食不語,寢不言。 雖疏食菜羹瓜祭,必齊如也。


席不正不坐。

鄉人飲酒,杖者出,斯出矣。 鄉人儺,朝服而立於阼階。

問人於他邦。 再拜而送之。 康子饋藥,拜而受之。 曰:丘未達,不敢嘗。

厩焚,子退朝,曰:傷人乎? 不問馬。

君賜食,必正席先嘗之。 君賜腥,必熟而薦之。

君賜生,必畜之。 侍食於君,君祭,先飯。 疾,君視之,東首,加朝服拖紳。 君命召,不俟駕行矣。

入太廟,每事問。

朋友死,無所歸。 曰:於我殯。 朋友之饋,雖車馬,非祭肉,不拜。

寢不屍,居不容。 見齊衰者,雖狎必變。 見冕者與瞽者,雖褻必以貌。 兇服者式之。 式負版者。 有盛饌,必變色而作。 迅雷,風烈必變。

升車,必正立執綏。 車中不內顧,不疾言,不親指。

色斯舉矣。 翔而後集。 曰:山梁雌雉,時哉! 時哉! 子路共之,三嗅而作。


《鄉黨》的歇後語

現在講這一篇書很難講,要想講得好,除非由人扮演出一個孔子,拍成電影。 但能擔任這角色的演員則很難,就像電影上的耶穌,很少出現他的正面,很難傳神。 有一個笑話,以前有一個老迂夫子,認為一個人只要做到《論語》裡面一兩句話,就終身受用無窮。 當下就有一個年輕人說,我就做到了兩句,老夫子馬上改容相敬,立刻請教他做到了哪兩句,年輕人說“食不厭精,膾不厭細”,我就完全照做了。 這只是一個笑話。這些生活上的描寫,都放在《鄉黨》篇中,這是說孔子的生活習慣,代表了他學問的精神,表示他的言行一致,這是《鄉黨》篇的第一個觀念。而第二個觀念,在以前看不出這篇的道理,現在我們看到年輕人,穿衣服不會穿,講話不會講,吃東西不會吃,走路也不會走,才知道《鄉黨》這一篇,把孔子的生活形態記下來,的確有道理。 還有第三點,我們可以看到的,孔子是講仁、講孝、講忠的,這也就反映出春秋戰國時代,社會的人心太壞,不忠不孝,不仁不義的人太多了。 同樣的一個道理來看《鄉黨》,為什麼把孔子的生活形態,記載得這麼多? 就是那個時代的青年和現在一樣,生活的禮儀不知道,有學問的不一定處得合適,待人處世之間,什麼立場應該什麼態度? 應該怎樣說話? 都不知道。 就是現在,一般人以為美國人生活形態很隨便,其實他們的上流社會、領導階層,還是端端正正的打領帶,服裝整齊,還是非常講禮。 所以真正的學問,還是要自己用智慧去發掘。 《鄉黨》這一篇,我們就不討論了,全部《論語》就到此結束。


總之,萬事都從作人開始,一個人生,無論做什麼事業——做官、經商、做學者、做平民,都是要作人。 事業的升沈成敗,各有變化不同。但無論如何,總要作人。 《鄉黨》一篇,記載孔子如何作人。 後世的人們,敬重他的成就便尊稱他所謂“聖人”。 人人都可成聖,只看自己如何做到聖地的成就。


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