極樂世界的有無問題

陳義孝居士

 

 

 

我們還未針對問題作出分析之前,要請您先看看,一些關於佛教與科學雷同的數據如下:

 

 

古人普遍認為天是圓的,地是方的;佛卻說地不是方的,而是圓的,叫做「地輪」。

 

此事後來科學發達了,測知地的確是圓的,叫做「地球」。

 

 

 

 

 

 

《華嚴經》和《梵網經》等記載,華藏世界,如雲似海,重重無盡。

 

近代世界著名的數學家和物理學家愛因斯坦,以數理證明宇宙是四度空間的連續體,認為宇宙是膨脹的,而且是極其宏大乃至無窮無盡的!他引用「相對論」來說明質量與能量所表現的一個靜的宇宙和一個動的宇宙,兩者間的錯綜組合,形成了變化莫測的宇宙。這與佛教所說的重重無盡的宇宙觀,相當接近。

 

 

 

佛教說,百億須彌,百億日月,構成一個三千大千世界,那只是一佛之化土而已。

 

所謂「三千大千世界」,即一千個太陽系為一小千世界,一千個小千世界為一中千世界,一千個中千世界為一大千世界。現代的天文學家已探測到在銀河系中,有著本身發光如同太陽的甯P近十億個,依理推測應有三百億個之多。並在太陽系的空間,還有數不盡、算不清的星雲星系,而且每一個星球都有一或兩個衛星月球。這與佛教所說的百億須彌、百億日月的數目,可謂不謀而合。

 

 

佛經說,世界無量,眾生無量。

 

一九六八年,英國劍橋大學天文物理學家安東尼•休伊什研究小組的成員喬斯林•貝爾,發現了自外太空發射的神秘電波訊號,這和已往星球所發出的穩定訊號不同的是,貝爾接收到的訊號是脈動的,是一種每隔十五秒固定顯現一次的影像。於是許多人都相信她找到了外太空生物存在的證據。根據該小組的歸納,這種脈動電波是來自距離地球二百光年(光每秒的速度二九九、八○○公里,一年所走的距離叫做一光年,等於九四、五五○億公里)的一個自轉的星球。由於她的這個能證明外太空有生物存在的發現,使到休伊什與其指導教授馬丁•賴爾爵士獲頒一九七四年的諾貝爾天文學獎。

 

 

佛教把宇宙分為三界,就是欲界、色界、無色界欲界即有淫食二欲的眾生所住的世界;色界即已無淫食二欲但還有色身的眾生所住的世界;無色界即連色身亦無但住心識於深妙禪定的眾生所住的世界。

 

現代科技通過電子光學望遠鏡,已可探視到太陽系之外有銀河系、銀河外系,及搜集到與我們的宇宙不同的第二宇宙(反物質宇宙)及第三宇宙(性質不明)所射出的電波,甚至已截收到來自五十億光年遠距離的星球電訊!

 

 

人有生、老、病、死,世界也有成、住、壞、空。

 

英國劍橋大學的宇宙物理學家弗列德•霍助教授,曾於一九六四年在英國皇家學會發表了一篇論文,提出他所發現的新的重力理論,說明宇宙的起源。他認為星球與銀河系可能有開始、進化和終結,宇宙中每一星球,在其一生中均進行著一種週而復始的循環,即在大爆炸之後又重新組合。此外,魯汶大學教授劉梅特爾創導而為多數科學家信服的原始爆炸學說,也認為宇宙有起源、發展和毀滅的過程。凡此種種,莫不與佛教的宇宙觀相一致。

 

 

●有一次,佛坐在琲e岸邊,他的弟子取了一缽水給他,他告訴其弟子:「一缽水中,八萬四千蟲。」

 

當時沒有人相信,但此事至到十五世紀末葉,科學家發明了顯微鏡,以之向水中一看,這才發現裡面的確存在密密麻麻無數的小蟲(細菌)。

 

 

 

●最可貴的是,佛教指出宇宙一切萬有,都是「緣起性空」。

 

「緣起」就是眾緣和合而生起,也就是一切都由各種的條件組合而生而有的意思;「性空」則是說凡是依靠眾緣的組合而生而有的事物,都沒有真實的自體,緣聚則生,緣散則滅。

證諸事實,宇宙萬有,的確樣樣皆緣起性空,就以人體為例,佛教說人體乃由地(固體)、水(液體)、火(溫度)、風(氣體)四大元素所組成。現代的化學說,一個成人的身體,是由大約16%的碳,8%的氫,3%的氮,1.5%的鈣,1%的磷,0.5%的其他原素,再加上70%的水所組成。

 

再者,科學家又用化學的方法,將一切的物體分解之後,得出許多微細的粒子叫做「分子」,它是由更小的粒子「原子」構成的,因此科學家們得出一個結論,就是一切的物體,最初都由同質或異質的原子(後來又發現在最微小的原子之中,尚有因子、質子、量子)結合而成分子,然後再由分子構成一切的物體。科學家們的此一結論,不正是證明佛教之所說:一切萬有,小至微塵,大至宇宙,無一不是緣聚則生(有),緣散則滅(空)的嗎?

 

 

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物理學家塞思-沙利文拍攝放置在矽基板上的量子原子團納米晶體圖片,放大了200倍

 

以上所舉之數據,在在說明,科學越進步,就越能證明佛教的正確性。

 

單單一個「緣起性空」,就把宇宙的真理、人生的實相,一語道破,也使到一切皆由神或上帝所創造的神話,都無立足之地。難怪亞洲第一位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印度大文豪、大詩人的泰戈爾要說:「我認為釋迦牟尼佛乃世上最偉大的聖哲!」(見泰戈爾作《論佛祖及佛教思想》一文。)又英國近代著名的數學家、哲學家和舉世公認為最傑出的邏輯學家的羅索也說:「各宗教中,我所贊成的是佛教。」(見《當代名人演講集》中〈羅索談宗教問題〉。)

 

世人一定會感到很驚奇,佛祖釋迦牟尼現身人間,根據「世界佛教友誼會」於一九五○年在錫蘭(即今之斯里蘭卡)哥倫坡舉行第一次會議時,公認佛降生於公元前六二三年,涅槃於公元前五四三年,也就是說佛乃降生於距離今天二六二四年前的古代,這比中國的老子、孔子更早。其時沒有現代數學、物理學,也沒有先進的科學儀器,佛又憑什麼竟能對宇宙的一切一清二楚呢?

 

假如您是一位對佛教素有研究的人,自然就不會感到驚奇了,因為您明白佛是一位世出世間(世間和超世間)的大聖人,佛眼洞視一切,視眼看到一切,他對宇宙中的一切都瞭如指掌,所以能夠清清楚楚的、明明白白的把事實真相說出來。

 

科學的精神在於撥開現象探索真理,而佛教早在二千六百多年前便已打破現象的世界,揭開宇宙與人生之秘紗了!

 

所以儘管現代科技日新月異,到了叫人目眩之境地,然而就今日太空科學所發現的宇宙真相來看,尚屬粗淺。佛在二千六百多年前,便已說人類只不過是地球的過客而已,人類生死往來的範圍是三千大千世界(約等於一個銀河系),而大千世界又其數無量。但我們的科技,直到今天,莫說相等於一個銀河系的大千世界,就連銀河系中的太陽系都搞不清楚,乃至早已發現的九大行星(最近科學家又打破九大行星概念,說太陽系中有十大行星),也沒有哪一位科學家能把它的事實真相說得清楚,往往後說推翻前說,至今依然眾說紛紜,莫衷一是。為什麼會這樣呢?原因有二:

 

其一,我們的地球,在太空中,只如一粒微塵,人類要從地球上去證實大千世界,實屬不可能;

 

其二,再偉大的科學家,也只是一介凡夫而已,他們沒有六通,更沒有佛眼,根本不能像佛那樣親眼看到宇宙的事實真相,只能根據數理、物理和科學儀器來作分析、歸納、推演,這就難免一知半解,言人人殊了。

 

總之,沒有身歷其境,如何能說出其真相呢?這就是科學家難以突破的困境。這也就是佛教合乎科學又超乎科學的地方。

 

佛也在二千六百多年前,就已向世人介紹阿彌陀佛的極樂世界了,說極樂世界就在我們這個世界的西方,離此十萬億佛土(一佛土就是一個三千大千世界,亦即一個銀河系)。但放眼看看我們現代的科技,連太陽系中的九大行星都搞不清楚,更遑論離此十萬億個銀河系之外的極樂世界了。在現階段若硬要科學證實極樂世界,無異「緣木求魚」,那是絕不可能的事。

 

 

對於科學至今尚不能證實的極樂世界,我們又憑什麼來確認它的存在呢?

在博大和精深的佛法裡面,有一個教人如何衡量和判斷事物之有無的「三量」:

 

1、現量。即不用意識思索,單憑直覺就能證知的境界,如人飲水,冷暖自知,又如人手接觸到火,就能立刻肯定它的存在是。

 

2、比量。當見到遠處有煙,就知其處必有火,或聽到隔壁有說話聲,就知其處必有人是。

 

3、聖言量,又名聖教量,即由聖人(指佛)的言教,或聖人所說的經典,才知確有其事。正如極樂世界,要不是由佛介紹和推薦,我們根本無從獲知在廣漠無邊的太空中,竟有如此一個既奇異又美妙的世界存在一樣。

 

 

此「三量」乃佛教的「因明學」,亦即現代人所說的「邏輯學」,它亦相等於現代哲學思惟方式的「辨證法」。但現代「邏輯學」和「辨證法」,就缺少了佛教所特有的不但放諸四海而皆準,而且歷萬古而常青的「聖言量」,所以兩者絕對不可同日而語。我們就是憑著這種佛教所特有的、且又充滿真知灼見的「聖言量」,而堅信西方確有阿彌陀佛和他的極樂世界的。

 

 我們之所以對這種「聖言量」信心十足,毫不懷疑,另外還基於以下之幾個理由:

 

第一、著名的《金剛經》說;「如來是真語者、實語者、如語者、不誑語者、不異語者。」用現代的話來說,就是:佛絕對是一位講真話、講實話、所講皆符合事實真相、不講騙話、不講自相矛盾的話的大聖人。

 

第二、在釋迦佛向世人推介阿彌陀佛和他的極樂世界時,在場聽經的人,有許多是十方來的大菩薩,如觀音、勢至、文殊、普賢,以及未來佛彌勒等等,此外尚有許多的大阿羅漢,他們皆具六神通,皆能親見親到極樂世界,如果是佛信口開河,無中生有,絕對瞞不過他們的。

 

第三、佛有「廣長舌相」,此相乃佛三十二相之一,常人三世不妄語,舌能伸出舔到鼻尖,三大阿僧祇劫不妄語,舌薄廣長可覆面,而釋迦佛即是如此。除了佛,世間誰有此能耐呢?如果連佛的話都不信,還有誰的話可信呢?

 

今日備受尊敬的佛門高僧淨空長老說:「在凡夫中,有地位有道德的正派人士,尚且不肯說騙人的話,何況佛豈肯打妄語?佛經中如有一項所說與事實不符,則全部佛經均可認定為虛妄不實之謊言。妄語為起碼五戒之一,凡夫持五戒只能保住人身,如佛打妄語,豈不是連凡夫都不如?」

 

我們還常聽人說,未曾親眼看到就相信便是武斷。對此,另一位著名的佛教學者方倫居士答得好,他說:「大家都沒有天眼,不曾看見過極樂國,也都沒有神通,不曾到過極樂國,所以不應執定極樂國為有,若執為有,便是武斷,這話是對的。但是,沒有天眼和神通的人,若執定極樂國為無,是不是也武斷呢?既是不曾看過到過,怎麼可以遽說為無呢?就因為大家都是凡夫,所以說有說無,都沒有資格,這樣就要遵從『聖言量』,以佛所說為依歸了。自己既無通慧,佛言又不相信,那就成為天下最頑固的絕物了。」

 

看了上面我們所舉的科學越進步就越能證明佛教的正確性的數據,再加上佛充滿真知灼見的聖言量,極樂世界到底是「有」還是「無」的問題,相信您必已找到了正確的答案了吧!

 

   節錄自陳義孝居士著阿彌陀佛和他的極樂世界(按連結閱讀全書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