識別正邪!

印光大師文摘

 

 

痗釧~士編輯
道安法師鑒定

  印祖言,住持佛法之人,若不依佛制,即是魔類,況彼魔子是魔王眷屬,完全不是佛法乎!今之此種,到處皆是,而無目之人,如蠅逐臭,樂不可支,亦只可隨他去了,因彼勢盛人眾,已喪心病狂,勸之必致反噬,故勸人亦只可勸其可勸者耳。望有識之士,當以佛經、祖訓、戒律為鑒,識其正邪,勿墮魔網,否則險不可言。

  一、凡不遵守國家法令,破壞佛門戒律者,不是善知識。

  二、凡自稱,或通過他人透漏,自己是佛菩薩再來者,不是善知識。

  三、凡以人們好奇心理,大談感通,編造鬼神故事、佛菩薩顯像授記,吸引信眾者不是善知識。

  四、凡不修實行,專門做破血湖、還壽生、寄庫、超度等佛事,謀取錢財者,不是善知識。

  五、凡不勸人精進,自修了脫生死,謊稱有妙法送人往生者,不是善知識。

  六、凡以種種苦行、自我傷殘,妄稱代眾生受過者,不是善知識。

  七、凡以弘法利生為藉口,巧立名目,控制信眾,騙取錢財者,不是善知識。

  八、凡自稱有奇法異能,可以為人借壽,讓人立刻致富,誆騙信眾者,不是善知識。

  九、凡已皈依佛門,仍行外道,斂財滅法者,不是善知識。

  十、守戒律,弘揚正法,教人諸惡莫作,眾善奉行,一門深入,老實念佛者,是真正的善知識。

 

佛教中降妖除魔的護法─韋馱菩薩

韋馱天是僧團、寺院及齋供中最著名的護法神, 為南方增長天王所統率的八將之一,也是四天三十二將中以武勇著稱的首將。《感通錄》中提及:韋馱天現天將軍身、守護伽藍。其誠護正法等故事傳出後,中國於建寺時必敬奉之為守護神,稱為韋馱菩薩。

佛陀即將入滅時,韋馱天曾得到,佛陀的咐囑,以護持正法久住世間 。並常於東勝神洲、西牛貨洲、南贍部洲等三洲護持佛法,故有「三洲感應」之稱。於佛教有危急等情事,韋馱菩薩一得消息,必定立即奔赴、親往弭平、應機除魔。中國寺院每日早晨課誦時,必定誦念〈韋馱讚〉,以稱許韋馱菩薩擁護佛法之功。其讚文如下:「韋馱天將 菩薩化身 擁護佛法誓弘深 寶杵鎮魔軍 功德難倫 祈禱副群心  南無普眼菩薩摩訶薩 摩訶般若波羅蜜」。

 

 

 

─ 附印光大師文鈔提醒佛弟子應注意的幾種外道特徵 ─

 

煉丹:追求神通、鬼通,求煉丹運氣、為人治病,並且以此妄稱自己是帶天命來救世

汝最初學之周天大道,不但不是佛法,且不是老子之法。試觀老子道德經雲,吾有大患,為吾有身。外道皆以長生不老,及成大羅神仙為事。若成大羅神仙,則便於玉帝座下稱臣,謂為榮無以加。不知玉帝尚在六道中,況於玉帝座下稱臣之人乎。

——《印光法師文鈔續編》卷上·142頁·複蔡錫鼎書一

靜坐但默念佛號,切不可用煉丹運氣等工夫,此非佛法,乃葆養身體法。

――《印光法師文鈔三編》卷一·239頁·複陳飛青居士書三

汝皈依佛法僧三寶,欲為父母求壽,當至誠念佛,或念佛經。何得求灶王,念灶王經。灶王乃神,去玉皇尚遠得狠。玉皇去羅漢尚遠得狠。羅漢去佛尚遠得狠。汝真真是糊塗蟲,不念佛號為父母求壽,念灶王經,施灶王經。灶王經,乃俗流之人所偽造之經。以佛弟子念此種偽造經,即是邪見。然汝以誠心,亦不能說無功德,乃露水一樣。念佛功德,則如大江大海。汝不知念佛,亦可憐可憫也。

――《印光法師文鈔三編》卷一·244頁·複玉長居士書

談玄說妙,弄口頭,求神通,宜置之東洋大海外,方可親得實益耳。況彼猶以煉丹運氣為道者乎……切勿夾雜煉丹運氣,或頂神附鬼等,以招無知者之恭敬供養。

――《印光法師文鈔三編》卷二·278頁·複周伯遒居士書十八

 

秘傳:傳授密法 須發誓不能洩漏,並恐嚇違背者,將會墮落地獄或遭惡報

世間愚人,每好自立門戶,竊取三教之語言,立一秘密不許為人說之道。由其秘也,人莫知其內容,故皆如蒼蠅之逐臭而投之。由其未授道前鬚髮咒也,故致愚人死也不敢違背。世間一切外道,仗此二法,遍佈天下,莫之能滅。使彼等無此二法,則無一外道,能存立世間也。汝等幸出迷途,歸於正道,當敦倫盡分,恪遵佛法。

——《印光法師文鈔三編》卷二·368頁·複拜竹居士書五

今之各外道,無不以秘傳引動無知者入彼教中。將願入時,必須發誓。以後若反其教,則得如何如何之惡報。實則多多都是騙人之法。而以發誓之故,縱有知其非者,亦不敢或有違背及與表章。甚矣,外道秘傳發誓之法之惑人深而羈人固也。吾佛無秘傳之法,一人如是說,萬人亦如是說。關門塞窗,外設巡邏,只許一人入內,而且小語不令外聞,此道焉有光明正大之事。願諸位悉知其弊,故略述之。

《印光法師文鈔三編》卷三·669頁·複福州佛學社書

若真有口傳密授之妙法,其人即是魔王外道,當遠避之不暇,又何可欲向彼求此法乎哉。

《印光法師文鈔續編》卷上·48頁·複吳滄洲書二

又貴地之外道甚多,無論是何種外道,均不可依彼法修持。若學佛而仍修外道法,則成壞亂佛法,疑誤眾生之罪……門外漢,每每不以書中所說為是,輒求口傳心授之秘法。此乃習聞外道口傳心授,方能得道之邪說,誤認佛法亦如是。可悲可痛,切勿染此邪見。

 

 扶乩:

多半是鬼上身來假冒仙佛,稍有福報的鬼也有勸人為善的。但鬼神畢竟也沈淪在六道之中,素質良莠不齊,佛弟子仍應遠離不可迷信。孔子說:「敬鬼神而遠之」指的就是這類假冒仙佛菩薩的鬼。

佛法與外道不同。外道專事秘傳,用煉丹運氣之工夫,絕不以敦倫盡分為事。又有扶乩降鸞,雖亦勸人為善,究屬靈鬼假冒仙佛之名。若不明理,認做真仙真佛臨壇,則其錯大矣。非絕無一次是真仙臨壇者,然亦千中難得一次耳。明末,覺明妙行菩薩,以乩開導佛法,臨去令其永斷扶乩。十年前,香港哆哆佛學社,亦然。此二,皆真菩薩,而禁止扶乩。以無甚道力之靈鬼亂說,誤人實深,故菩薩即以扶乩,而禁絕扶乩,我文鈔中亦曾說及。若有不肯丟外道工夫,及扶乩事業者,切勿令受皈依。以免世人謂佛法,與外道無異也。

――《印光法師文鈔續編》卷上·162頁·複理聽濤書三

扶乩多是靈鬼假冒仙佛神聖。鬼之劣者,或無此通力。其優者則能知人心。故能借人之聰明智識而為之。紀文達謂乩多靈鬼假託,余與兄坦然扶乩,餘能詩而不能書,餘扶則詩詞敏捷,書法潦草,坦然扶則詩詞庸常,書法遒勁。所冒古人,問及集中奧竅,則雲年代久遠,不復記憶,故知非真。然此鬼之靈,但能於人現知之心,借而為用。于識田中有,現知中無者。或此義非己所知者,便不能引以示人。其去業盡情空之他心通,實有天淵之遠。但其氣分似之。又恐汝等或為乩教所迷,故不得不引及而並言之……近來上海乩壇大開,其所開示改過遷善,小輪回,小因果等,皆與世道人心有大裨益。至於說天說佛法,直是胡說。吾等為佛弟子,不可排斥此法,以其有阻人遷善之過。亦不可附贊此法,以其所說佛法,皆屬臆撰,恐致壞亂佛法,疑誤眾生之愆。 

――《增廣印光法師文鈔》卷一··42頁·複永嘉某居士書四

 

謗佛(大妄語):

修得一點神通,便自稱佛菩薩轉世,或得真傳已成活佛的,都是貪求利益供養,自古以來菩薩古佛都以凡夫自居,絕不會自稱為佛菩薩,佛陀在楞嚴經也告誡弟子:菩薩或羅漢在人間度眾也絕不會洩漏身分

未受戒人,犯大妄語,其罪極重。受戒之人,則更加重。如外道每謂彼等得佛法之真傳,六祖亂傳法,法歸於在家人,僧人皆無法,彼師乃某佛某祖師一轉,說此法者,總為求名聞利養故。受戒之人,亦有好名,或求利養,未得言得,未證言證。是人縱有修行,以心地不真,必不得佛法之實益。而壞亂佛法,疑誤眾生之罪,不知何年何劫,方才消滅也。

 

自古高僧,或古佛再來,或菩薩示現。然皆常以凡夫自居。斷無說我是佛,是菩薩者。故楞嚴經云:我滅度後,敕諸菩薩,及阿羅漢,應身生彼末法之中,作種種形,度諸輪轉。終不自言我真菩薩,真阿羅漢,泄佛密因,輕言未學。唯除命終,陰有遺付。而智者大師,實是釋迦化身。至臨終時……尚不顯本。意欲後學勵志精修,不致得少為足,及以凡濫聖耳。今此魔徒,妄充得道者,乃壞亂佛法,疑誤眾生之大妄語人。此大妄語之罪,甚於五逆十惡百千萬倍。其師其徒,當永墮阿鼻地獄,經佛刹微塵數劫,常受極苦,末由出離。何苦為一時之虛名浮利,贗長劫之慘罰酷刑。名利惑人,一至於此。

――《增廣印光法師文鈔》卷一·書·33頁·與林枝芬書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