學佛必修課程系列

三皈五戒十善四攝六度

茗山法師

 

 

 

三皈依:皈依佛、法、僧三寶

五戒:殺、盜、淫、妄、酒等戒律

十善業:求生西方的必修功課

四攝:布施、愛語、利行、同事

六度波羅蜜:(菩薩道)布施、持戒、忍辱、精進、禪定、般若

 

 

談到佛法,就必須從三皈依談起。

三皈依

  什麼叫三皈依?就是以“佛、法、僧”作為我們立身處世的準則。

  “佛”是個具有真知灼見、大覺大悟的人,他是我們人類最慈祥、偉大的導師,所以我們要向他學習。

  “法”是佛所覺悟的真理,是一盞不滅的明燈,能夠引導我們走向幸福、快樂的境地,所以我們要深入研究。

  “僧”是個嚴守戒律、傳承佛法的出家人,他們拋棄人間五欲,弘揚佛法,普度眾生,是我們在生活中,最親近的、看得見的老師,我們要向他們請教。

 

  “三皈依”有二種形式

  一、參加佛寺或佛教團體的宗教儀式,在佛前正式決定以“佛、法、僧”做立身處世的準則,這樣就是一個佛教徒了。

  二、如果真正沒有出家僧人的地方,也可以自己跪在佛前、菩薩形像前,虔誠地心念口言三次:“弟子某某,皈依佛,皈依法,皈依僧”。以“佛、法、僧”作為我今後立身處事的準則。這種人雖然沒有參加“皈依”的宗教儀式,他心口一致,當然也是佛教徒了。

  從今以後我是佛教徒了,應共同為社會服務、為人群造福。同時也要“立志”自勉,自己警惕自己:“從前種種譬如昨日死,以後種種譬如今日生”一定要把往日的壞思想、壞習慣、壞行為改過自新,一切以佛的教導為依歸,愛國家、愛人民、愛社會、愛親友、愛父母、愛子女、愛眷屬、努力實踐佛的教誨,自我完成偉人高尚的人格——人格的完成就是佛了。

  綜合以上所說的,要想做個佛教徒,認真實踐佛的教誨,以達到成佛的目標,修行的途徑是這樣的:信→解→行→證

  用簡單的話來說,我做了佛教徒。信仰了佛教以後(信);就得認真去研究佛學,瞭解佛的理論(解);知道佛的真理以後,還要進一步地去實踐,照著佛的教導去修行(行);這樣,精進不懈,貫徹始終,最後一定能夠得到涅槃的快樂,(涅槃,就是沒有疑惑、煩惱、超越了生死的意思),親自證明了佛所說的一切道理——眾生都是未來的佛,終有一天都會成佛(證)。

  我想:五戒十善、四攝六度,大家都知道不需要講解,可是“三歲孩童都道得,八十公公行不得”。縱然有人行得,但要做得圓圓滿滿,卻是很難辦到。佛法,是重修證的,不是知道一些就算數的,如能依教奉行,則功德無量,知而不行,則等於無知。

 

五戒

  就五戒來說,數字雖小,分量很重。在家出家,如能守持五戒,可以稱為清淨居士,清淨比丘,而且能因戒生定,因定發慧,斷諸惡法,行諸善法,逐步趨向解脫。在世消災免難,健康長壽,受用如意,眾人受敬,善名流布,身心安樂。去世不墮三途,常生人天,受勝妙樂,乃至超凡入聖,成佛度生,其功德實在不可估量。如居士破此五戒,不僅不是清淨居士,而且不能進受大小乘戒,一切律儀不能護持,一切善法不能增長,更談不到成佛度生了。出家比丘,以前四戒為根本戒,應清淨受持,不得毀犯,譬如一切植物,根被破壞,枝葉花果皆不得生,如人斷頭,不可復活,於僧團中不得共住,永棄於佛門之外,死後墮落三途,長期受苦。

  因此,希望各位,不要好高鶩遠,要腳踏實地,從五戒修起,戒殺、盜、淫、妄語、飲酒。

  怎樣戒殺呢?上自諸佛聖人,師僧父母,下至蜎飛蠕動,微細昆蟲,凡是有生命的動物,都不能有意殺,教他殺,隨喜讚歎殺;被殺的眾生肉,都不應吃。當念眾生如父母,如同六親眷屬,如同自己身體,等無差別。古人說:“我肉眾生肉,名殊體不殊,原同一種性,只為別形軀。”菩薩戒中就有一條“不食肉戒”,因此,漢族佛教徒千餘年來,一直是吃素不吃葷,已成為優良傳統。不僅如此,更應對一切眾生,常起慈悲愛護之心,勿起貪嗔殺害之念,常護生,常放生,不打人,不罵人等等,在日常行動中多方面去修持戒律,才是真正佛弟子。

  怎樣戒盜呢?我們對公共財物,私人財物、寺廟和僧眾財物,不能侵佔,乃至一針一草,不得不給而自取,或竊取,或詐取,乃至違反世法偷稅漏稅,無票乘車,冒名頂替,貪污舞弊等,都不應為。不自盜,不教他盜,不見盜隨喜。我們佛弟子,對於財、色、名、食、睡等五欲,色、聲、香、味、觸、法等六塵,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等六根應當守護,勿起貪心。做到清心寡欲,勤儉持家,廉潔自重。

  怎樣戒淫呢?在家居士,唯制邪淫,除正式配偶外,不可有任何淫穢行為。出家比丘,全斷淫欲,如或干犯世間一切男女,都叫破戒。經云:“生死根本,欲為第一。”又說:“淫佚而生,不如貞潔而死。”因此,我們佛弟子,應當誓守此戒,常修不淨觀,多多念佛,避絕犯緣,克制欲念。

  怎樣戒妄語呢?妄語有四:一者妄言,謂口是心非,欺誑不實;二者綺語,花言巧語,傷風敗俗;三者惡口,罵辱譭謗,惡語傷人;四者兩舌,向此說彼,挑撥是非。還有一種大妄語,如凡夫自稱聖人,說我已證羅漢等,其罪極重,更不應犯。以上四種妄語,要堅持勿犯,另一種方便妄語,是為了救人急難,護他生命,方便權巧,說些慈悲利濟的話,不算犯戒。如果為了方便自己,說假話,打妄語,應立即懺悔,不可再犯。

  怎樣戒飲酒呢?學佛人一切酒皆不可飲,除因重病,非酒莫療者,所謂藥酒,還應告知大眾,方可飲用。無病,一滴不可沾唇,古代有一優婆塞,因破酒戒,遂致五戒俱犯,種種過失,由此產生。貪飲酒者,迷了心竅,失了智慧,易出事故,犯法喪生,因此,學佛入防患未然,應持酒戒。

  我們將入佛門,先要皈依三寶,既進佛門,必須受持五戒,這是我們學佛成佛的基礎。因此,我們應把五戒學習好,守持清淨,不可有一點違犯。如果能這樣,才能不失人身,不墮三途。

 

十善

  在守持五戒的同時,還要積極奉行十善。

  第一、不殺生而行放生、救生、護生。對人類應常行救死扶傷,敬老憐貧,保育幼兒,幫助殘廢,救人急難,調解糾紛,以及社會福利、公益慈善,維護和平等公共事業,都要當仁不讓,見義勇為,對眾生也要學古人“水中救螞蟻,行路不傷蟲,捲簾歸乳燕,憐蛾不點燈”。隨時隨地常行慈悲,廣修方便,見生即放,見難即救,等觀音之慈心,行普賢之願海。

  第二、不偷盜而行施捨。如缺衣施衣,缺食施食,求財送財,求法說法;又如看到盲人攙一手,看到腿腳不方便的人扶一把,人在急難幫一下,人在迷途送一程,思想不通的加以勸導,吵嘴打架的給予勸解,老人跌倒扶他起來,見到尋短見的設法挽救,需要幫助的人為他出點力,做點事,如此等等,樂善好施,見義勇為,出錢出力,舍己利人,都是功德無量的好事。

  第三、不邪淫而修梵(清淨)行。出家人應全斷淫欲,在家居士除正式夫妻外,不亂搞男女關係。依戒修行,看經念佛,潔身自好,自淨其意,敬事三寶,孝養父母,親近良師,遠離惡友,深信因果,廣種福田,學修正法,斷除邪見,自行化他,同成佛道,是為梵行。

  第四、不妄言而說老實話。《金剛經》云:“如來是真語者、實語者、如語者、不誑語者、不異語者。”我們是佛弟子也就要不打妄語,不混淆是非,不顛倒真理。

  第五、不綺語而說質直語。《法華經》云:“若欲說此經,當舍嫉恚慢,謅誑邪偽心,常修質直行。”學佛人,直心是道場,應當存直心,說直話,修直行,這是佛教徒本色,花言巧語,哄人騙人,非佛弟子所應為。

  第六、不兩舌而說調解語。《成實論》云:“善心勸化,雖使別離,亦不得罪。若以噁心,令他鬥亂,即是兩舌,得罪最深,墮三惡道。若得為人,世世得敝惡眷屬。”因此,我們在人與人之間,在遇矛盾爭吵,都應善意調解,排難解紛,解怨釋結,息事寧人。

  第七、不惡口而說柔軟語。《法華經》云:“是人口清淨,終不受惡味,以深淨妙聲,聞者皆歡喜。”我們學佛人,要慈悲忍辱,出言吐語,自當“柔和順善,而不卒暴”。別人聽來,也就歡喜接受,假設口出粗言,疾聲厲色,辱駡誹謗,別人固然痛如刀刺,自己也難免招受苦報。

  第八、不貪而修不淨觀。對治貪欲。貪欲有五種,即財、色、名、食、睡。使人造業受苦,是障礙修行成道的主要因素。

  一、貪財:對於財物我們應不慳貪而慈心施捨——自己的財物不肯施人,叫做“慳”,他人的財物,但欲歸我,叫做“貪”。慳貪嚴重的人,他為不擇手段去獵取財物。根本不考慮法律、正義、良心、和他人受損害等等。既得之後,又防恐散失,千方百計,保持安全,市場變動,提心吊膽,患得患失,惶惶不安,心為財累,不得安寧,這種人怎能修行聖道呢?所以我們學佛人要慈心舍施,不慳吝自己的財物,也不貪求他人的財物,把合理謀生得來的錢財,用以奉養父母師長,教育子女,幫助親友急難,救濟病困孤苦的社會福利事業,此是佛法的勸人慈心舍施以對治慳貪的方法。什麼事都有因緣,因緣成熟時,財物就聚集,因緣分離時,財物就散失。聚得多的,失得也快,你不舍財,財將舍你,這是一定規律,不是人力所能挽回,慳貪有什麼用呢?佛曾經說“貪多業亦多,取少業亦少,萬般苦惱事,除貪一時了。”

  二、貪色:是指男女之間的淫欲,淫欲是從愛念生起的,因為愛他(她)身上的這樣那樣美好優點,就發生追求的念頭,為了達到目的,就不惜財力、功夫,不辭赴湯蹈火,不顧性命地位,甚至皇帝也不願做,不愛江山愛美人。戰場上吒叱風雲的將軍,在女人前面俯首貼耳,唯命是從。歷史上才志過人的俊傑,他們很多失敗在女人身上,所以有“英雄難過美人關”之句。為什麼有這樣大的迷惑力呢?原來這是我們眾生的生死根本,(從淫欲生)《圓覺經》上說:“欲從愛生,命因欲有,愛欲為因,愛命為果。”所以佛制,比丘必須斷淫欲,才可了生死,如不斷愛欲,比如煮沙想成飯,任他堅苦修行無量世,終不能成佛,因此出家人以斷欲為第一戒(主要戒)。

  那末怎樣斷淫呢?斷淫應該先從斷愛上著手,就是說從思想上開始。

  第一、尊重他們,視一切女人如姐妹母女一樣,不起邪心。

  第二、不淨觀。我們認為可愛的對方身體,實際上是很不清淨,可愛的只不過外表一層表皮使你迷惑罷了,剝去外皮,只是一堆膿、血、痰、唾、屎、尿、筋、骨……等等腥臭之物,哪一樣使你留戀可愛呢?在顯微鏡下是各種蟲類成堆蠕動,互相吞食,剩餘分泌物,通過各個孔道及全身毛孔排出體外,即屎、尿、汗、垢不淨之物,在X光下是可怕的骷髏一具,骨架一堆。在紅外線儀器下所見的是紅、黃、綠三種色彩旋轉不停所構成的人體。經過透視分析,不見得有什麼可愛的東西在堶惕a!

  人的身體是息息在變化的,難免有種種疾病。想到生病時的涕唾屎尿,吐嘔抽搐,瘡爛膿流呻吟悲泣、乃至癲狂愁苦種種情形,你還愛得起來麼。

  還有睡熟時身體僵直形同死人,及流涎鼾聲,蓬頭磨齒,夢言驚呼你還有愛心麼?青春不常駐、轉眼已老年,那時發白麵皺,耳聾眼花,腰佝背駝,行動蹣跚,那時還有愛欲否?直到最後死時:昔是淺顰輕笑,已成僵屍一具,逐漸發青發脹,流水流血,皮脫肉落,面目具非,最後只剩枯骨一具(詳見九想觀)昔日所迷戀的原來本質如此。

  上面所說的身體上種種不淨事實,是要使我們從理智上清醒過來,減輕愛念,割斷淫欲。一個人抱住一個滿盛屎便臭穢的皮袋睡覺,總不是滋味吧?

  三、貪名:名譽是好事,它是工作後自然產生的,得了名譽驕傲自滿,便不會進步了。念念不忘於名譽就是貪名。不是你的功勞,硬拉在你身上更不應該,有人為了要名,寧願化了很多錢去活動,也有為了勝過他人,要面子賭氣不賭財,也有的人做種種好事情,目的是為了一個好名聲,學佛的人為求名聞利養都是不對的,名聲越大,攀緣越多,就不能清淨修行了。

  名、實際上是個抽象的概念,沒有實質,但卻比財、色更細微深入,難放難改。同事二人,一同工作,成績一樣,表揚了他,沒提到你,心中終有些不平,受到幾句誹謗就尋死尋活。偶然和大人物講幾句話,拍個照,或獲得了世界性獎狀,就終身念念不忘,這不都是為了名?有一些人說:大丈夫不流芳百世,也當遺臭萬年,貪名到入地獄也不怕,可見得貪名的危害性多麼嚴重。佛經上說:“比如焚香,煙出香盡”可為貪名者戒。

  四、貪食:食欲是與生命同來的。目的是治療饑餓,維持生命,標準應該是一個飽字,但是貪食的人吃飽了還不算,要吃好吃多,講鮮味,講營養,講闊氣,講排場,講調味。考究色、香、味等等。原來山珍海味,人參鹿茸還不夠,甚至蝸牛、螞蟻之類亦列為上品,為了貪吃,殺害大量生命,化費無數錢財,浪費寶貴時光,消耗有用精神,反而使身體造成種種疾病,因為高蛋白、重補品不是每個人吸收得了,而動物屍上各種毒菌所繁殖的病毒,也被吞入肚內,還有被殺時一股怨氣,在血液中產生毒素,附在肉上,即是屍毒,屍毒雖經蒸煮毒性難以消滅。種種葷腥油膩吃得多了,慢性疾病中毒、死亡必定相繼發生,所以平常人的疾病和死亡從過量飽食中來,占絕大多數,饑餓致死者極少(災荒除外)。佛教是提倡素食的,第一為了慈悲心,不忍食其肉。第二清潔衛生,保證健康。第三經濟節約。還可減少市場壓力。第四簡單省時,多餘時間可看經用功、所以信佛人以素食節約為宜,用功的人經常過午不食。佛時印度名醫耆婆說:“比丘患病,減食為宜”。可見貪食不可取。

  五、貪睡:睡眠能調節身體疲勞,醒後精神充沛,可繼續工作,睡過了頭,就是貪睡,反而使頭腦昏沉提不起精神來,養成貪睡習慣的人,越睡越想睡,多睡的人肌肉鬆馳發胖,精神萎糜不振,工作沒有幹勁,事業沒有信心,念佛修定時坐下來就睡著了,這種人做不好任何一種工作,何況學佛是節眠用功的事,貪睡雖不是什麼罪惡事,佛教認為它是一種過失,一生中大好辰光都在昏睡中浪費了,所以佛說:“咄咄為何睡,螺師蛤蚌類,一睡一千年,佛法不聞知”。可為警惕。

  上列五種貪欲,略說一些,供大家參考,總的來說,貪的根本是身體,身體是罪惡的聚集點,(八大人覺經:形為罪藪)。我們為愛護身體而造罪,現在知道這個身體是不淨的,無常的,就不為它做種種惡事了,這是治貪欲的方法。

  第九,不嗔而修慈悲觀。《法華經》云:“如來室者,一切眾生中大慈大悲心是,如來衣者,柔和忍辱心是。”《智度論》說:“大慈與一切眾生樂,大悲拔一切眾生苦。”行菩薩道者:“不為自己求安樂,但願眾生得離苦。”我們佛弟子應當學佛菩薩的慈悲喜舍,視一切眾生,如父如母如六親眷屬,常思與樂拔苦,不應懷恨惱怒之心,讓他離苦得樂才對。

  第十,不癡而修因緣觀。《緣起經》說:“此有故彼有,此生故彼生,此無故彼無,此滅故彼滅。”看到一切事物都是緣生緣滅,因果相續,在空間上是無量無邊,相互依存,錯綜複雜的聯繫著,在時間上是無始無終,相續不斷,循環往復的流轉著,形成“橫遍十方,豎窮三際”的因果關係,一切聚散成敗,還有什麼事情想不通呢?

  以上十善法,要從身口意三業和眼耳鼻舌身意六根著力去修,務使三業清淨,六根純和,遠離五欲,不染六塵,做一個清淨的佛弟子。

  我們佛弟子,不僅要懂得一些法相名詞,增加一些佛學知識,更重要的,要有真切地信解修證,要深信五戒十善,可以離苦得樂。要認真修行,堅持到底,必獲人天勝果,進而趣向聲聞、緣覺、菩薩、乃至無上菩提。能如此,對國家來說,這樣的人也是一個愛國親民,奉公守法的好公民。

下面再談談四攝、六度的道理。

 

 

四攝

    佛菩薩教化眾生,有折服、攝受二個方法。對剛強難化眾生,好言不聽,善法難調,必須用威嚴折服,使他們知所畏懼,才能離惡向善,所以有內本慈悲,外現威武,金剛怒目的大威德相,這是對頑強眾生的一個方便方法。好比父母對不聽話孩子的嚴厲責罰,目的是希望他好好向上,直到他們肯聽話,還是用攝受方法的。

  四攝的“攝”字有導引、攝受之義,“四攝”即佈施、愛語、利行、同事,是菩薩攝受眾生時所應堅持的四種方法便:

  第一,佈施,有三種施:財施,以金銀、財寶、飲食、衣服、醫藥等物惠施眾生,這叫外財施;以體力腦力,施捨他人,這叫內財施。法施,順應人們的請求,將佛法道理講給他們聽;將佛經印送給人看;或將自己禮誦修持功德回向眾生,這都是法施。無畏施,對疾病者,施與醫藥;對迷路者,指明方向;對冤仇者,調解道歉;對受災者,解救危難等等,凡促使世界和平,社會安寧的,都叫無畏施。

  第二,愛語,《心地觀經》說:“一切男子是我父,一切女子是我母。”既是父母,自然親愛。《華嚴經》說:“菩薩若能隨順眾生,則能隨順供養諸佛,若令眾生生歡喜者,則令一切如來歡喜。”古德說:“今生人見歡喜者,前世見人歡喜故。”因此,我們對人說話,都要和顏悅色,善言慰喻,說誠實話、質直語,調解語、柔和語,使他對三寶起恭敬之心,方能依教奉行。

  第三,利行,《普賢行願品》說:“于諸病苦,為作良醫;於失道者,示其正路;於暗夜中,為作光明;於貧窮者,令得伏藏。”我們修菩薩行的人,於身口意三業,做事、說話,存心動念,要以利益眾生為出發點,助人為樂,與人為善,人們自然歡喜受教。

  第四,同事,《觀音普門品》說“應以長者身得度者,即現長者身而為說法;應以居士身得度者,即現居士身而為說法;應以宰官身得度者,即現宰官身而為說法;……”觀音菩薩普門示現,隨類化身,同止同作,同學同修,即然志同道合,便易成就菩提。

  以上四攝法,都是菩薩利益眾生的方便。“善知方便度眾生,巧把塵勞作佛事。”即是此意。

 

六度波羅蜜多

  以下再談六度。度字,含有濟渡、轉化之義。

  印度梵文是“波羅密多”意思是到彼岸。亦即:能度過生死苦海,到快樂的彼岸。六度就是使人度過生死苦海的六種方法。

  這六種方法就是:

一、佈施度慳貪,
二、持戒度毀犯,
三、忍辱度嗔恚,
四、精進度懈怠,
五、禪定度散亂,
六、般若度愚癡。

  一、佈施

  佈施就是以福利恩惠施捨給別人,《無量壽經》上說:“布恩施惠”叫做佈施。佈施可以分為三種:

  財施:就是把金錢財物施捨給別人,譬如我們解衣推食,慷慨解囊,或濟助窮人,或供人急需,都叫作財施。又替人出力做事也是財施。

  法施:指人格上的啟發,學問上的指導。能多把佛法的道理說給別人聽,如講經,贈送經書等等,使人能夠得到做人處世的正確方法,都叫法施。

  無畏施:指解救他人的患難,使人免除恐怖和不安。別人遭遇不幸,我們好言相慰,並幫助解決困難,濟危救急,在苦悶、沮喪時,鼓舞他的勇氣和信心等。這都叫做無畏施。

  佈施應該從慈悲心出發,歡歡喜喜的舍施,不要有我是能施的(產生優越感)你是被施的(輕賤感),以及計較所施的財物數量多少,值價貴賤等等。甚至還想得到報應,或要人家用種種方法感謝你。這樣都是不對的。

  二、持戒

  戒有防過止非的作用,一般信佛學佛的人,都要遵守戒律,遠離過失,才能身心安定,開發智慧,圓成佛道。

  戒有五戒、八戒、十戒、具足戒、菩薩戒等多種,可分為三種類型,(詳細條文在戒本)稱三聚淨戒。

  攝律儀戒:是遵守佛制的戒律不作一切諸惡(作即犯戒)。

  攝善法戒:奉行一切諸善事(不作善事即犯戒)。

  攝眾生戒:廣修一切善法以益利眾生(不救度眾生即犯戒)。

  上面三種戒法,從身體上,行動起居,端莊有禮,不犯威儀,不作諸惡事,不說諸惡語,一切惡都斷了。第二步進而做一切善事造福人群世界。第三步修一切善法,使心地明淨,並以此法教導一切眾生,同得安樂清淨境界。佛所說的:“諸惡莫作,眾善奉行,自淨其意,是諸佛教。”就是這個意思,持戒在佛法上是多少重要的一環。

  三、忍辱

  他人對我的打罵、諷刺、誹謗、侮辱、冤屈等等橫逆境界中,而能忍受,不生恨心,報復心,退悔心。是學佛法,做善事中所不可缺少的修養功夫,古人曾經說:“小不忍則亂大謀”。何況學佛是長久偉大的事業呢?我們艱苦所積累的功業,若不忍辱,會被一念嗔火所毀滅。經中所說的“一念嗔心起,百萬障門開。”就是這個道理。《遺教經》說:“能行忍者,乃可名為有力大人。”

  學佛的人要有寬大胸襟,高深涵養,人嗔我不嗔,人惱我不惱。憐湣惡人的侵犯,是他們沒有知識不懂道理的緣故。

  為了實現偉大的的事業,在向善路上要有堅定信心。不為逆境的苦所妨礙,也不為順境的享樂所轉移,更不為寒、熱、風、雪、饑、渴、老、病等所動搖。在修習佛法中。了達一切的本自不生,皆是緣生無性,不論此法他法,動中靜中,都是一致,這是忍辱功夫高深的成就,我們要好好學習。

  四、精進

  精進就是一往向前的意思,精是不雜,進是不退。六度中其他五度都要靠精進才能成就。

  我們做一件事,要想成功,一定要有恆心地不斷努力,才能達到目的。學佛是大事更加如此。譬如種田,今天鋤二鋤,明天鋤二鋤,哪會有收穫。如打洞,東鑽鑽西鑽鑽,一個洞也打不通。那十八般兵器,每件都學學停停,哪會學好武藝。因此要精,要勤,要一門深入。當然更要克服前進中的種種困難,常自勉勵;學業不進則退,時光一去不返。人家能做到的,我為什麼不能做到,以及人命無常的道理,要有不達目的誓不退休的決心。

  五、禪定

  梵語禪那,此雲靜慮,六祖惠能大師說:“外離相為禪,內不亂為定。”也稱一心研修為禪,一念靜止為定,是掃蕩心中一切妄想,使心專注一境的功夫。

  禪定在佛學中,占重要的位置,故有“無定不成佛,無佛不在定。”之句。沒有定不能開發智慧,當然不能成佛了。

  修習禪定要有清靜的環境,減少財、色、名、食、睡的貪欲,消除恨心,平時行動合乎清淨戒律,注意昏沉,散亂二種干擾,盤腿趺坐,調身、調息、調心。祖師有“外息諸緣,內無喘息,心如牆壁,可以入道。”的四句話可以概括一切。(詳細可看靜坐入門,小止觀、六妙門等書。)

  坐禪到一定功夫,會出現種種清淨、快樂、奇怪的境界,此時不可貪著及生邪念,否則會走入歧途,著魔發狂,不可不知。修禪必須有師父指導,以持戒為基礎,因戒生定,由定發慧,這是學佛的規律。

  禪定功深,能得初禪、二、三、四禪乃至滅盡定,種種大定。那時行者身心快樂,得未曾有,非世上一切快樂可比,能生色界無色界天,直至了生死,證涅槃。

  六、般若

  般若是梵語,譯作智慧,它含義深廣,有了知,分別、簡擇、決斷等許多意義。是通達真理的最高智慧,它圓融無礙,而又靈明自如,非一般文字語言所能說得透徹,僅能在譬喻中領會其精神,如雲:“般若如大火聚,觸之皆燒,猶如鋒利無比的寶劍,無所不斬,般若了知一切法而不染一切法,好比明鏡遠近皆能照見而不執著等等,在六度中它是眼睛,使修行者不走錯路而落坑碰壁,上面諸度中沒有般若就不徹底,不究竟,不能到彼岸,不叫波羅密多了。不論做什麼事,都要有智慧,修習佛法,沒有智慧,不但時倍功半,而且還會走到邪路上去。可見般若的重要性,它使人們從相對真理引導到絕對真理的唯一法門。

  以上六度,是菩薩自行化他,利樂有情的大行大願。這六度法,是相互聯繫,相互促進的,行者應六度齊修,不可偏廢。假使持戒而不佈施,則不能攝化有情;佈施而不持戒,則難以進修定慧;忍辱而不精進,則道業難成;精進而不忍辱;則魔障難消;禪定而無智慧,則固執不通;智慧而無禪定,則凡情易動。因此,我們要大發菩提心,學菩薩行願,廣修六度萬行,直至圓成佛果。

  總之,五戒十善,四攝六度,都是佛教信徒的基本修法,也都是從人間凡夫走向成佛的必由之道。趙朴初會長提倡人間佛教思想,就是希望大家奉行五戒十善以淨化自己,廣修四攝六度以利益人群。  (編者按語:此文為立身處世、修行佛道的指南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