迷悟之間【生命學】篇的感想

 

  

        

  自從兩年前921以後,到目前經濟大衰退、失業的恐慌與憂鬱,一些人被生活的壓力,逼迫到以「自殺」來了結生命,其中尤以彰化驚傳一家五口滅門自殺疑案,最為駭人聽聞。

  根據衛生署統計,民國八十九年的自殺死亡人數,共有二千三百六十人,也就是去年全台灣每天平均有六點四人自殺死亡,創下九年來的新高,很值得重視,分析他們的背景,發現自殺死亡的人數中,超過一半沒有工作;而九二一災民去年自殺死亡者有六十七人。

  過去,我們住在鄉下,老人家常說:「少年家,死甭用學,其他每項都愛學。」但是咱看到上面的統計數字,一年有那麼多的人用消極的態度來結束自己寶貴的生命,在佛門來說這是犯戒的,是犯了「殺生」的戒律,是根本大罪啊!不可以的。那麼如何尊重生命,如何看待生死,在今天的人類社會,應當是一門很值得研究的新新學問。

  今天,我們要探討的生命學,從這個篇章裡,我們可以知道,它是在探討「生」與「死」的問題。過去,我們在念書的時候,流行一句咒罵老師的話,如果認為那一位老師管教太嚴格,就在老師能聽到的附近高聲的說著:「先生先死,後生後死,不生不死。」但是棺材裡趟著的可全是老傢伙嗎?恐怕不是吧!

  我們的至聖先師─孔老夫子對於「生命學」卻說:「未知生、焉知死」,而偏重於世俗倫理的結果,不像大乘佛教,特別費心去凝視,關注並探討超世俗意義的生死問題。

  今天「迷悟之間」─生命學上有這樣一段話:「從佛教的緣起法來看,生命是延續性的,生命是有傳承的,生命是有程序的,生命也是會變化的」。

  人從入母胎、出生、長大、成家、立業、衰老、生病到死亡,這就是生死的現象;可以說從我們出生的那一刻起,就已經開始一步一步踏入死亡的界線了。樂觀的人,將死視為一種自然的結果,把它看得很淡,但是這種順其自然的人生態度並不徹底,更不能給人積極向上的作用。

  事實上,「生死一如」,生的時候就應知道會有死的一天。生死猶如一張紙,只隔一面而已,生了就會死,死了又再生。佛教以「喬遷之喜」來形容生死,房子舊了必須搬一個新居,衣服破了應該換一件新衣,身壞命終也會賦予另一個新軀殼。因此,生,未嘗可喜;死,也未嘗可悲。生死循環,本來就是自然的道理。

總之,生不貪求,死不畏懼。在禪者眼中生死都是一種解脫。

佛教裡「涅槃寂靜」形容得好:不生不死,不生不滅,真正的生命是超越無常,超越無我的,例如海水波濤洶湧,海面上的泡沫究竟是海水?還是波浪?從覺悟的觀點來看,有風起浪、無風平靜、動亂最終還是歸於平靜。只好比燃燒的木材,薪盡火傳,流轉不息,所以生命本身不會死。

人的一生必須面臨兩個問題,一個是「生」,一個是「死」,如何「生」得好,「死」得妙,決定於今生身、口、意的善、惡行為所產生的業力。因此,因果業報如影隨形,今生行善,就能圖個死後的好報,今世作惡,來世難得上生。知道生命輪迴的原理之後,生生死死,死死生生,生死亦不過如此而已。

佛陀所看到的生命是無常變滅、無窮無盡的,如同江河之水滾滾不斷,是剎那不停的變化著。

舊的滅去,新的又來,如果我們了知人生與萬有諸法互相為緣,互相生成,對於生死就不覺得可怕了,好像世俗的搬家一樣,只不過換了一個軀殼而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