迷悟之間【跑龍套】篇的感想

 

  

  

  所謂跑龍套,即戲中之小角色也。人家說「牡丹雖好,還須綠葉為襯。」螃蟹沒腳也不能走路呀!

  沒有丑角、沒有配角的戲,主角也顯不出偉大,戲劇如此,人生奮鬥的職場,何嘗不是。

  就如我們四個人在這兒,也分主角與配角,趙博士才高八斗,口齒伶俐,出口成章,我這個小角色來幫襯幫襯,不但分出賓主,而且場面也熱鬧呀!

  我們常說「戲如人生,人生如戲」,演一齣戲要有男女主角,也要有男女配角,還要有跟班、隨從、助陣、串場等等,譬如梁山伯、祝英台有四九和野春做配角,紅樓夢裡除寶玉、黛玉之外,還有賈母、王夫人、金陵十二金釵等配角,他們的戲份雖然不重,但多有畫龍點睛之妙,沒有那些人,一定形同嚼臘,毫無味道。

  人生的職場也一樣,一個公司,總不能人人都當董事長,都當總經理吧!還需有一批坐櫃枱,搬傢伙的小老弟在第一線衝鋒陷陣呀!那些小角色,如果做不好,後台老闆也一定不能安穩。所以公司,團體那些基層員工,才是老闆的衣食父母。沒有跑龍套的小兵,錢將從那裡來?

  大師在這篇文章中說到「一個『跑龍套』的人,對公司、團體,具有穿針引線的功能,所謂『小兵立大功』,有時候也不能小看『跑龍套』者。」這段話,我又想到三國演義中,孔明用奇謀借箭中的魯肅,獻苦肉計的黃蓋,巧授連環計的龐統,有他們的用心、用力,才有諸葛亮火燒曹操,開創三國鼎立的局面;魯肅、黃蓋、龐統皆是小角色,但是小兵立大功,他們這種跑龍套的配角,才令人豎大姆指。但同樣是小角色,曹操帳下的蔣幹,則是典型的大笨牛,經他的穿針引線,差點讓曹操死在三江口。」

  所以跑龍套的跑得好,我們應該給予掌聲,給予獎賞,龍套跑出亂子的,那就任憑處罰吧!

  大師說「一個人要發心為別人『跑龍套』,為社會『跑龍套』;你替別人『跑龍套』跑多了,別人就會提拔你,愛護你,所以你以『跑龍套』的因緣成就別人,將來別人也會為你『跑龍套』。」

  我的大師兄吳天賜,大師最稱讚他了。四十多年前,大師在宜蘭雷音寺,創建念佛會,大師兄一有時間就到雷音寺當義工,從掃地煮水,整理庭院、端茶拿飯樣樣都做。大師對他的評語是:個性木訥,但溫厚柔和,細心耐煩。

  後來大師到三重設立佛教文化服務處,需要人手幫忙。大師一通電話,四個小時之後,從宜蘭到三重,他說:「師父,我來了。」

  這位當年跑龍套的吳天賜,就是後來跟隨師父出家的心平和尚,協助星雲大師開創佛光山,披荊斬棘。大師在國父紀念館開大座講佛經,他以嘹亮的歌聲引吭高唱鐘聲偈,至今無有出其右者。他的傑出表現,大師提拔他擔任佛光山第二任住持,並將四十九代棲霞法脈傳給他。

  嗯─真的,為別人跑龍套,只要跑得好,別人也會為我們「跑龍套」。國會助理也可變成立法委員

  大師也曾經告訴過我們一個「現代廖添丁」的故事,大概的情節是這樣的,有一位慈悲的老太太,跟隨兒子到美國,兒子買下一間汽車旅館,老太太就幫忙照顧生意。兒子只管撈錢,不熱心公益。慈悲的老太太遇到經濟能力較差的人,都會主動打折優待,因此生意興隆,甚至有些人寧可多開一段路,慕名來投宿。

  老太太為兒子賺了好多錢,他知道兒子一毛不拔,講也沒有用,只好從每天的收入中,扣留一點錢來行善佈施。但是,心中總是不安,一直認為這樣是不是犯了偷盜罪。有一天,終於碰到星雲大師,老太太向大師請教以後,大師認為她心地善良,救人濟貧,是佛菩薩一般的心腸,於是大師回答她:「你是現代廖添丁」。老太太聽了哈哈大笑,落下心中那塊石頭。

  廖添丁是日據時代台灣島上的義賊,他劫富濟貧,替為富不仁的人布施行善,救濟窮苦人家。廖添丁就是一個為社會「跑龍套」的人,他的心並非竊盜的心,只是生在那個大時代的環境中,他因不忍眾生受苦,不得已才出此下策,雖不足為訓,總是成就了一件跑龍套的典型故事。

  現在最熱門的話題,當然是談選舉,政治意味的,我們不去碰,我們只談選舉這件事;候選人就是主角,其他競選總幹事、主任、組長、樁腳、支持的選民都是配角,都是「跑龍套」的,也有叫做「抬轎」的。

  在激烈的競爭之下,跑龍套的使出渾身解數,盡力為主角拉票,當然他們最後是有目的的,眾星拱月的結果,當然希望功成名就的時候,也讓「駝子走在月光底下,多少沾點光」,政治人物與黑道、黑金掛钩,就是這樣的產物。

  在佛門中,也有一段反客為主,弄不清誰是主角,誰是配角的故事。

  原來佛光禪師在外雲遊,在除夕夜終於回到他徒弟平逐法師住的北海道場來過年。禪師風塵僕僕地回來,只見寺內一片漆黑,舉手敲門也沒有應聲,心想大概平遂法師也還沒回來,不得已只好在寺前禪坐。等了一會兒,侍者不耐煩了,就四處張望,終於發現有扇窗戶沒有上鎖,侍者就從窗戶上爬過去,開門請師父進來。佛光禪師進門後,交待侍者把所有門窗統統反鎖起來。

  過了大約二柱香之久,平遂法師回來了,掏出懷中鑰匙,試了又試,無論怎麼樣,都打不開門,覺得好奇怪,「難道我鑰匙拿錯了嗎?或是走錯了家?或是鎖孔生蛂H」最後沒辦法,撩起衣角,從廁所旁邊的一個小窗子爬進去,那知頭才鑽出來,突然從黑暗中傳來一聲「你是什麼人?爬窗子做什麼?」平遂法師嚇了一跳,跌了下來。

  佛光禪師也怕徒弟驚嚇過度,趕快叫人開門把他引進來,平遂法師一看師父回來了,趕忙上前禮座說:「師父!剛才弟子著實被嚇壞了,師父那一聲輕喝,如同獅子吼,讓弟子真不知道誰是主?誰是客了。」

  誰是跑龍套的,真的搞不清楚。

 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:平常執著的自我,也有這麼忘失的時刻,假如從禪觀中悟道,從無分別中忘失自我,那就能超越生死苦海了。

  我還有一個跑龍套小兵立大功的故事,聽說在金門炮戰的時候,不但砲彈如雨下,心戰喊話也是攻防的要角,兩岸不停的對罵。我們罵共匪是蘇俄的走狗。他們罵我們是美國帝國主義的鷹犬。不斷地罵來罵去,真的吵死人啦!當時一位二等兵,自告奮勇走進喊話站,向對岸廣播說:「美國帝國主義滾出去,滾出台灣。」「你們說你們不是蘇俄的走狗,那你們敢罵一聲蘇俄老共嗎?」「有種的跟我一樣罵罵看。」結果對岸的心戰喊話頓時無聲無息了。

  人生如波浪,有時起有時落,尤其是宦海生涯更是如此,人生的過程有時候當主角,有時候也要當配角;跑跑龍套,反正在人生的過程中,當你「跑龍套」的時候,記得見人說人話,見鬼說鬼話,察言觀色,八面玲瓏,長袖善舞,弄好人際關係你就是最好的演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