迷悟之間【因小失大】篇的感想

 

  

  俗語說:「貪小利見大害」,遭金光黨洗劫就是典型的樣板。竭澤而漁,偷工減料,乃是殺雞取卵的作為;涓涓細流,可以成為潰堤的漏洞,星星之火也可以燎原。佛門有四小不可輕;古聖先賢有所謂「小不忍則亂大謀」的訓示,無非都在告訴我們不可因小失大。所謂「為山九仞,功虧一簣」,別小看那小小的一畚箕的砂石,缺了那麼一些些,山就不成其為山了。

  小時候,生活上的一些小缺點,如果不給予矯正,長大成人以後,也可能成為人格上的大瑕疵。

△寡母溺愛獨子的故事。

△四十年代的臭墨汁,上課要磨墨─要把心田當硯磨─靜心、收心、專心。

△佛光山各項活動的守時習慣來自大師小時候—「短衣短褲上學去,從不遲到一分鐘」

    生活中,因小失大的例子,比比皆是:有病怕看醫生,買成藥,以本人為例:因貪圖方便吃成藥,整整受苦一星期。

    得罪人,怕說抱歉─死要面子,結果眾叛親離,盡失人心。

    搭民間合會,放高利貸,你要他的利息,他要你的本金加生命。

    二手車、二手貨只能過渡期借用,終非長久之計。

    百貨公司折扣減價大優待,廣播電台賣藥送東送西,誰佔了便宜?殺頭生意有人幹,賠本生意沒人做,古今皆然。生意人將本求利,他沒有金山銀海,怎公平的給你好處。

    平時不燒香,臨時抱佛腳,每年花幾千塊錢修繕房屋,總覺得浪費,或是能用則用,能省則省,但是事關生命財產,大意不得,否則一陣風雨、一次地震、一場火警,可化為烏有。大師說︰「燎原之勢,生於星火;壞山之水,生於涓滴。」都是因小失大的事實。

    荷蘭小女孩以手指堵住漏水的牆。

    過去蔣經國總統時代,也有人建議在離島開放賭場,蔣經國總統說「我們不賺髒錢。」但是現在國家面臨財政困難,所謂「飢不擇食」、「有奶的就是娘」,或者說得好聽一點,說是「窮則變」,但是問題出在「變則不適」,請大家看看,政府財政困難,硬要打腫臉充胖子,實踐競選支票,大發老年津貼,弄得社會福利基金應有而變沒有,竟想借助樂透彩券來做東抽頭,結果是上樑不正下樑歪,弄得全民已瘋狂,正在培養好逸惡勞,心存僥倖的貪婪者,這股社會土石流,再任它繼續惡化,必是因小失大,可能比吸食鴉片煙更可怕。

顧小利則大利之殘也

  晉國打算攻打虢,但要進攻虢必須通過它的鄰國虞,所以晉王就派人致送貴重的駿馬和美玉給虞王,請求他允許晉國大軍過境,虞國朝廷重臣都向虞王進諫,如果唇齒相依的虢慘遭滅亡的話,虞必然也會走向相同的命運,所以千萬不可接受晉的禮物。可是虞王不聽,答應了晉的交換條件,以致晉迅速併吞了虢國。但僅僅三年之後,虞也為晉國所滅。虞王貪戀駿馬美玉的眼前利益,因而喪失國家,他所支付的代價實在太高了。《韓非子》就是引用這個故事,來說明貪圖一時暴利,可能造成無法彌補的遺憾。

  然放眼當今社會上,不都充斥著些像虞王這般唯利是圖的人嗎?跟著吊在眼前美味的胡蘿蔔跑的,好像不只是馬而已。

  半導體八吋晶圓廠開放投資中國的問題,正在國會燃燒,將來台灣產業經濟命運如何,這個問題恐怕是個關鍵。我們都知道:半導體是資訊電子產品的關鍵零件,科技先進國家都把它視為戰略性產業,對於技術及設備的輸出都有所限制。台灣是全球半導體重鎮之一,多年辛苦建立的專業垂直分工產業體系,頗能發揮群聚效應。然這項重要的產業命脈,目前在台灣面臨了供水、電力、勞力三大困境。

  因此,八吋晶圓廠在中國刻意招手之下,生意人在商言商,大唱西進高調,經濟部長新官上任,也朝此方向努力。但是請注意,美國聯邦貿易代表左立克説:中國吸納台灣資金,挑戰台灣目前全球半導體產製中心地位。呂秀蓮副總統也警告:八吋晶圓廠出走,新竹科學園區將沒落。這一場典型的廠商個別利益和經濟社會整體利益調和的問題,台灣會不會在廠商私利,政治人物意識形態及媒體口水戰之中因小失大,付出重大的代價而後悔莫及,實在令人優心如焚。

  殺子成擔

  有一個愚癡的農夫,養了七個活潑健康的兒子。農夫每天帶著七個兒子,日出而作,日入而息,日子倒也過得和樂融融。有一年,天氣乾旱,久久不曾滴下一絲雨水,加上瘟疫肆虐,最可愛的第七個小兒子,終於熬不住傳染病的侵襲,不治死亡了。

  傷心欲絕的農夫夫婦,抱著小兒子餘溫尚存的身體,號啕大哭:

  「可憐的孩子!你還來不及享受人間的快樂,便撒手人寰,你怎麼狠心離棄我們而去呢?」

  農夫每天撫屍痛哭,但是天氣燠熱,屍體終於發出刺鼻難聞的惡臭,農夫仍然捨不得將兒子擡出去埋葬,於是召開緊急的家庭會議,對其他六個兒子說:

  「你們最疼愛的小弟死了,我們實在捨不得他離開溫暖的家。這樣好了,我們大家搬到門外去住,把房子讓出來給你們弟弟安放屍體,這樣他就永遠不會離開我們了。」

  一家人都同意父親的提議,於是把家具搬到戶外,餐風露宿過起日子來。但是農夫一家人這種異乎常態的舉動,卻驚動了左鄰右舍,年老的族長被推派來勸導他們:

  「生死是每一個人必須經歷的大事,雖然孩子還如此幼小,但是亡者已矣,你們要節哀順變呀!眼前最要緊的是趕快把他莊嚴埋葬,使他能入土為安。你們把他懸放在家中,遲遲不準備後事,實在是愚昧至極!這樣的做法,徒然增加亡者的不安,生者的不忍而已。」

  農夫聽了族長的話,決定收拾起悲愴的心情,好好地厚葬自己心愛的么兒,於是把收藏在倉庫裡的扁擔清理出來,然後將屍體放在其中的一個擔子裡面,一肩挑了起來,但是左右兩擔的重量不平均,一時失去了平衡,農夫跌了個四腳朝天,屍體也從擔子裡傾倒了出來。

  農夫眼看兒子的屍體,擺在家裡會膿腫爛臭;用擔子挑出去埋葬,一頭裝屍體,一頭空擔子,力道不均衡,又無法順利承挑。正在左右為難,突然靈光一閃,想出一個兩全其美的好主意:

  「哈哈!有了!我一共有七個兒子,雖然死了一個,還有六個白胖的壯丁。我只要再殺掉一個,把他放在竹擔子裡面,這樣竹擔子不是兩頭都沈甸甸,重量平均了嗎?嗯!挑起來一定不會左右搖動。」

  農夫打定主意,趁著暗黑的深夜,孩子們好夢正酣的時候,拿起銳利的鐮刀,一刀殺死聰明伶俐的第六個兒子,然後把兩個兒子的屍體,分別放在竹擔子裡,俯身挑起擔子,喲!好傢伙,兩個人的重量勢均力敵,不相上下。月黑風高的長夜裡,只見農夫一腳高一腳低地踩著得意洋洋的腳步,向荒漫的後山行去,肩上的擔子左右搖晃,擺動出優美的弧度。只聽到遠遠的村落傳來幾聲哀哀的狗吠,不曉得是為稚子的無辜而悲鳴,還是為農夫的愚癡而泣淚?靜靜的夜,並沒有任何的回答。

  這則殺子成擔的故事,看似愚昧可笑,實則發人深省。世上有人犯了過錯,不知幡然悔改,即時回頭,反而延宕時日,心存僥倖,好比農夫死了幼兒不能立刻發葬,卻停屍屋內;更有甚者,泯絕良知,不能懸崖勒馬,一錯再錯,並且自以愚蠢的行徑為樂事,好比農夫殺子成雙,鑄成千古憾恨,兀自竊竊歡喜。日常生活中,我們的身口意三業,難免會有過失,有了過失,而能保持高度的智覺,以及自我改正的道德勇氣,便是有智慧的人,所謂「不怕無明起,只怕覺照遲」,就是此意。

獼猴把豆喻

  曾有一隻獼猴,手持一把豆,誤落一豆在地,便捨下手中豆,想找到失落的那一粒豆。那一粒豆沒找到,先前捨下的,都被雞鴨吃光了。

  凡夫出家也有相類似的情形,初先破毀了一戒,卻不加以懺悔,因不懺悔的緣故,便放逸了,破毀就滋蔓開來,一切戒律都捨棄了,就像那隻獼猴一樣,失了一粒豆,便捨棄了一把。

  《舊雜譬喻經》卷上:昔有婦人,富有金銀,與男子交通,盡取金銀衣物相遂俱去。到一急水河邊,男子語言:「汝持財物來,我先度之,當還迎汝。」男子度已,便走不還。婦人獨住水邊,憂苦無人可救。唯見一野狐,捕得一鷹,復見河魚,捨鷹拾魚。魚既不得,復失本鷹。婦語狐曰:「汝何太癡,貪捕其兩,不得其一。」狐言:「我癡尚可,汝癡劇我也。」(《大正藏》第四冊第五一四頁)

  誠如大師說的:我們每一個人的內心裡,都有無限寶藏,可以成佛作祖,可以解脫自在,可以了生脫死,可以斷除煩惱;那麼就請記住大師在佛光菜根譚裡說的:

  退一步海闊天空,讓三分何等清閒;

  忍幾句無憂自在,耐得住快樂逍遙。

  做人不可逞強,不可貪心,才不會因小失大,惹禍上身。祝福大家都能找到真如自性,阿彌陀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