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與佛的區別

聖嚴法師

   與佛的差異

         中華文化兼容並蓄,對於勸善的宗教皆能廣為接納。流傅至今,凡持香禮拜者,皆誤以為佛教,實則,諸多民間信仰之神祇,如:城隍爺、土地公、三太子、媽祖......,皆被門外漢披上佛教外衣,不知神佛二者,其本質、願力迥異,應當究明。
 
    
    神,也是困於六道輪迴的眾生,僅屬於鬼道之有福德者或以生前對國家、人類貢獻卓著,後代為追思其恩澤,立廟祭祀。或因民智未開,對自然現象無知,遂於山川雷電產生敬畏之心。 
     
        鬼、神天生具有神通力,就如魚可在游、鳥可在天上飛一樣,只是它們具備的生存基本能力。但人們往往認為神有掌控萬物的生殺大權,主宰吉凶禍福的能耐,卻不知神本身 也是世間凡夫,其宗旨不外以勸善為主,並無圓滿縝密之思想體系。拜神尋求的是現世的庇佑、消災,但無法究竟解脫。 一般宗教對所認定的神與人之間,是屬於主僕、上對下的關係,永遠無法平等。佛則是放下王位、妻兒,尋求真理的修行者,是出世聖人,徹悟宇宙人生真理,證得通達本性的智慧。他主張一切吉凶禍福,皆由人自招,若不在心地下手,徹底改善自己的思想行為,盲目的崇拜無法趨吉避凶,更不能淨化自己的人格。佛以慈悲喜捨對待一切眾生,他是一個指導者,因此佛與人是師生關係,只要依循其教法,人人皆可成佛,因此就本性而言,佛與人是平等的。 

 



  
民俗外道誤為佛教 

    民間有許多習俗,或外道種種作為,皆非正信佛教,茲列舉如下: 
 算命看相
以抽籤、卜卦、紫微斗數、摸骨......等方式,斷言一生禍福。此由於人對自身未來迷惘無措,盼能藉此指引方向,佛教則主張「欲知前世因,今生受者是;欲知來世果,今生作者是。」自己的起心動念就能決定今後的命運,毋須仰賴算命,應自轉因緣。 
 

 
地理風水:地理風水與南北極、磁場、地下的水流等有關,是有科學依據,合乎自然的。對未斷惑證真的凡夫,確有影響。但已證阿羅漢果者,則所到之處皆是光明淨土,此正可為「凡夫境轉心,聖人心轉境。」做最佳註腳。然而,佛教注重的是心法,一切福田不離方寸,內在的心性遠比外在的地理更重要。 
 
 
跳神扶乩:為民間信仰的儀式,以靈媒為橋樑,進行種種祈求。此絕非佛教的產物,而是巫術的範疇。 
 
 
擲杯筊:人無法與神鬼溝通,便依我見自問自答,揣測神意
 
 
燒冥紙:始於漢朝紙商的促銷術,沿襲至今,甚且衍生出紙紮冥具,祈令亡者受用的習俗。佛教主張,若欲做功德,當以亡者之名佈施、印經、供養三寶,更能利益亡者。蓋火化冥紙、冥具,僅鬼道受用,然亡者卻未必投胎鬼道。再者,往生錢萬不可燒,以其上印咒文,若火化則視同焚燬經書,罪過不小。 
 

 
殺生害命以為供品:不知情者往往以雞鴨魚肉供佛,以示誠意。然則佛教以慈悲為懷,主張眾生平等,尊重一切有情之生存權。且六道眾生,生生世世互為眷屬,焉知所殺者,非過去生父母骨肉?是以其根本戒規即是-不殺生。


 


   
對佛教的錯誤認知-消極、悲觀、崇拜偶像

   
 佛教揭開生命的面紗,徹見其本質是苦、空、無常的,對於佛法未深入者,往往依文解義,認定佛教是消極而悲觀的。其實,佛教對造惡消極,對行善度眾則抱持捨我其誰的態度,十分積極。佛教願拔一切眾生之苦,因此是慈「悲」觀,而非「悲」哀觀。更有人批駁出家為不孝、逃避責任。殊不知,多元化的社會,需要各種人才。心靈救度的大任,正有賴僧寶來承擔。出家乃大丈夫之事,非將相所能為。出家才是真正大孝,因為出離的是煩惱之家,所做的是紹隆佛種,弘法利生之事。地藏菩薩發願:「地獄不空,誓不成佛;眾生度盡,方證菩提。」這是何等積極! 

     
外教徒常批評佛教崇拜偶像,但不知佛教施設佛像,乃是方便契合根器,讓禮拜者見賢思齊,學習佛的精神和行為,並非如民間信仰僅僅是祈求保佑。就如同國旗、國歌、十字架,皆為精神的表徵,佛像亦是表法的。佛教原本就是即相離相,不離世間,不染著世間,而《金剛經》更是句句破相,何來崇拜偶像之事呢?

 

    綜上所述,欲學佛之善男子善女人們,切勿將民間信仰與正信佛教混淆,以免在修行上走了彎路遲遲無法超脫六道,甚為可惜!蓋以正信的佛教道場,必具有「佛、法、僧」三寶!許多道場雖供奉佛像,卻無僧人在內修行,如龍山寺、恩主宮….充其量只能稱為「香火道場」,其信徒們擲杯筊、抽籤、燒往生錢,殺生供養,這些行為不但無法得到利益,反而還可能造下惡業而不自知。因此,發菩提心之善男子、善女人們皆應慎思明辨,不要讓自己的修行走了彎路,浪費自己的法身慧命以致於遲遲無法超脫六道 !

皈依佛、皈依法、皈依僧

 

補充重要觀念:

或許有人要問:「學佛的目的,是要出離三界;天地神明尚未出離三界,怎麼值得我們尊敬呢?」

不錯,佛法是要眾生出離三界;一位傑出的高僧,一生說法弘化,也是上承佛旨,救度眾生出離三界苦海的。可是我們要明白,這並不是教我們廢棄三界的一切,或藐視三界的一切。我們學佛,在沒有出離三界以前,還應尊重三界的秩序,遵守三界的法紀。倘若認為學佛可以藐視三界中的一切,那麼請問:你在馬路上行走,是否可以輕視交通警察是三界中的凡夫,因而橫衝直撞,不尊重交通警察的指揮呢?若真是這樣,那豈不要造成交通秩序大亂,車禍橫生的惡果呢?生存在三界之中,對交通警察尚且要尊重,何況維繫宇宙間無形秩序的天地神明,比交通警察更高出萬倍,怎可不知萬分的尊敬呢?

 

但是,要尊敬天地神明,必須先懂得神明的教誨,學習作一個善人,而不是一昧的向神明祈求庇佑。這就好比要警察保護你之前,自己也必須先遵守法律。舉例來說,人人都知道土地公是掌管地區人民平安的神明,我們都曾向土地公合掌膜拜或上香。但在祈求土地公庇佑的同時,卻不知道土地公的教示,是要眾生行善、茹素不可殺生害命,而人們往往殺生祭拜神明,甚至養大豬公後再將其殺害,這種做法既然已經違背神明的教示,又怎麼能夠奢望神明給予保佑呢?如果人們總是用錯誤的方法去敬神,自然成為迷信、盲信!

(以下經文節錄自:福德正神降造經

只知肉味貪口腹,不知畜生那來因,操起刀子將命取, 脫骨吞屍去毛身,爾等吃肉吾神受,休想作福罪爾身, 福神真言對爾說,速速醒過改前因,若是前因爾不改,看報冤仇那時停,六畜四牲都是命,切記忍刀免罹刑,若是殺牲爾不謹,休在陽間便做人,福神說言爾不信,請看因果報應經﹐四牲六畜何所變﹐都是前生罪孽人,祇因罪孽不醒悟,投在四牲賠欠人